您的位置:石榴网首页 >> 生活 >> 资讯 > 正文

银保监会研究新一轮开放措施 放宽外资机构准入限制

2019-03-25 10:25:49 来源:第一财经 繁体中文 关闭 收藏 打印 复制

  杜川

  [2018年,银保监会发布15条新的开放措施,包括取消和放宽外资持股的比例,放宽外资机构业务准入条件等。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再次提出,要推动全方位的对外开放,进一步拓展开放的领域,优化开放的布局,以高水平的开放来带动改革的全面深化。]

  3月23日,以“坚持扩大开放,促进合作共赢”为主题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在北京举行,金融对外开放无疑是热议话题。多位参会嘉宾表示,金融对外开放对于中国的资本市场和全球经济至关重要,期待参与中国下一步金融服务业开放相关的工作。

  银保监会副主席王兆星表示,扩大金融开放对于监管者而言既是挑战也是促进。银保监会将以扩大开放为契机,通过加快自身法律制度建设,对接国际通行监管标准,完善监管手段和工具,在开放过程中平衡好促进发展和风险防范的关系,在开放实践中提升防范风险和监管的能力。

  对外开放是双方互利

  中国银行业、保险业开放由来已久。据王兆星介绍,目前,已有41家外资银行法人、115家外国银行分行、154家外国银行代表处、57家外资法人保险机构、14家外资保险中介机构、138家代表机构在中国营业。

  中国金融对外开放正在提速。2018年,银保监会发布15条新的开放措施,包括取消和放宽外资持股的比例,放宽外资机构业务准入条件等。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再次提出,要推动全方位的对外开放,进一步拓展开放的领域,优化开放的布局,以高水平的开放来带动改革的全面深化。

  渣打集团行政总裁温拓思表示,金融对外开放有利于外资金融机构进入到中国市场,对中国和全球经济的稳定增长非常有益。“此前,外资金融机构发展面临诸多限制,随着金融对外开放,竞争环境越来越公平,只有这样才能使货物、技术、想法和能力实现双向流动。”

  “从对外开放经验来看,竞争使我们的效率、能力提高了。尤其是在科技领域,中国科技金融的发展,在中国市场、国际市场都有充分的竞争力,尤其是大数据、人工智能、区块链等应用方面的技术成果。”中国建设银行副行长黄毅称。

  此外,在金融领域改革的推动下,中国债券市场不断深入发展,并向全球投资者扩大开放。彭博有限合伙企业董事长高逸雅表示,得益于开放举措,中国债券市场为投资者提供了不容忽视的投资机会。“我们认为,中国债券市场将于2019年迎来爆发式增长。”

  据彭博近期调查,超过67%的亚洲市场参与者希望在2019年投资中国境内债券,而中国债券纳入全球指数是一个关键驱动因素。

  中国金融对外开放已经取得阶段性成绩,但仍有空间。友邦保险控股有限公司集团首席执行官黄经辉称,中国占全球GDP的19%,但中国寿险保费仅占全世界寿险保费总量的12%,两个数字之间仍有距离。“我们非常期待能够进入中国的全业务市场,能够把我们的实践带到更加广泛的市场。”

  对于保险业的对外开放,瑞士再保险集团缪汶乐建议建立全面的风险管理系统,例如,在疾病相关风险方面,让大家看到数据的变化,可以帮助政府做出决定到底把资源投在哪些区域。

  温拓思则认为,国际银行在跨境相关的业务中有优势,在中国市场,可以带来更多的相关经验,“比如‘一带一路’方面,我们在非洲、南亚、中东和东南亚有很多的合作伙伴关系,这些都是非常有价值的,所以我们能够带来很多的附加值来服务我们的中国客户和中国经济,而不一定会影响到当地的竞争者。”

  如何平衡安全与风险

  值得注意的是,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商投资法》(下称《外商投资法》)近日表决通过,这意味着金融对外开放将借助《外商投资法》承诺继续推进。

  黄毅表示,《外商投资法》草案对中国金融改革开放的影响有两个方面,一是更强调对外商投资的保护和促进;二是平等互利,任何一方过分强调本国利益优先、设置市场障碍都会导致信用歧视,增加交易成本,甚至陷入零和博弈。

  “这部法律涉及了外商投资准入、保护、管理等方面,在中国改革开放和外资法律建设的过程中,这部法律有里程碑的意义。稳定和开放之间要找好平衡,《外商投资法》这个基本制度设计为中国金融的开放确立了一个渐进稳当的原则。”

  2018年以来,中国金融市场对外开放迎来多个里程碑事件,但稳步开放的同时,金融安全也被多次提及,如何平衡安全与风险备受关注。

  “开放并不一定会造成我们的金融风险,或者是金融不稳定。”王兆星认为,金融稳定以及长期经济发展有几个前提。

  一是,必须要能够成功地实现经济和金融的改革;二是,改变和实现新的经济发展模式不是由投资和出口推动的,而是由内需、消费推动的;第三,必须选择和执行正确的经济和金融政策,特别是需要执行周期性的经济和金融政策。

  王兆星表示,要确保能够控制整个国家的杠杆,其中也包括地方政府及总体债务;必须要能够管理房地产市场,并且要能够使房地产中的泡沫不再影响金融行业;金融机构,必须要能够建立和执行非常好的公司治理。

  新一轮开放措施正在研究

  “作为一家外资企业,友邦带来新的想法,本土市场能够很好地消化这些想法,中国市场需要不断地培育,我们非常期待市场开放的下一阶段。”黄经辉称。

  对于下一步中国银行业开放的主要方向和领域,王兆星称,“银保监会正在抓紧研究新一轮的开放措施。”

  具体包括,一是要进一步放宽市场准入条件;二是要进一步拓宽外资金融业务经营范围,结合外资机构业务优势和风险控制能力,继续放宽外资机构业务范围;三是要给外资金融机构参与创新试点提供一些新领域,充分激发外资银行和保险公司的市场管理能力;第四,进一步优化监管规则,不断改善外部经营环境,不断建设更具兼容性、针对性和有效性的监管规则体系,为外资银行、保险公司在华发展营造更加公平开放的金融环境。

  “我们正在研究取消或放宽这些数量的限制,更加强调审慎的标准和审慎条件,吸引更具有专业特色和优质的外资银行、保险进入中国市场,”王兆星表示,要进一步简政放权和优化行政审批。在审慎监管前提下,进一步减少外资机构行政许可事项、优化行政许可流程,提高审批效率,使外资金融机构集中更多的资源在中国发展。

  石榴网官网:http://www.shiliunet.com

  (来源:第一财经)

版权声明:
1.本站登载此文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,不承担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
2.如本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于发布起15个工作日内发送邮件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及时删除处理。

相关资讯: